子鸣

【园丁の诗】致我最亲爱的丽莎


    你要踏上这条路,纵使千夫所指,而大门永不对你敞开?

亲爱的丽莎,
   
    丽莎,我最疼爱的孩子。
    昨夜里你来看望了你年迈的祖母。她昏昏欲睡,在炉火旁打盹。你在她身旁坐下,拒绝了节日里余下的松饼。你抚着她满是皱纹的手,它们年轻时总是被包藏在亚麻的手套里。现在它们贴着它们的孙儿的手心,多么年轻而稚嫩的肌肤,温暖的,轻轻地跳动的脉搏,含着笑奔涌在你小小的身躯里。
    你亲吻了她,瞳仁里倒映出两簇火苗。“祖母,”你喃喃地说,垂下眼睑摩挲着我的手背。
    “祖母。”你重复道,眼神里有沉默和压抑。
    “祖母。”你说,“我想成为园丁,就像你说的艾玛 · 伍兹,履行生来的职责。”
    我的孩子,你的祖母当时有多么惊讶啊!半个世纪以来,这是曾经的园丁小姐第一次听到同样的话。
    她的母亲对她说:“园丁有很多种,你可以增加队友校准成功的概率,让他们破译得更安全。”
    她的外婆对她说:“孩子,为什么不做牵制者呢?在空军缺席的时候,你也是可以在狂欢之椅上怀着对机械的热爱从容应对一切。当然,你虽然不够强壮,但足以应付笨手笨脚的监管者,重要的是运用你的智慧。”
    她的教母艾米丽小姐对她说:“天赋,亲爱的,天赋。你手中的东西不过是外物,幸运儿总是可以得到的。只有你的知识,你以此提供给队友的帮助,胜过一切你从箱子里找到的。所以忽略道具功用的不足。”
    而现实呢?
    是的,传统园丁所发挥出来的功效是如此微不足道,甚至不需要幸运就能从箱子里找到的工具箱被扔在道旁,而幸运者只有在失手的时候才会得到它。他们总是这样迫不及待地换掉它,即使另一件物品是镇定剂——或是律师先生的羊皮纸地图。
    『园丁要明白世事无常。』监管者们总是唱着这首歌谣。事实的确如此。
    孩子,你的祖母沉默地注视着你过分年轻的脸。她怎么能告诉你她所了解的一切,尽管这些你必将了解也必将承受?
    告诉你队友谴责的眼神将是他们最温和的表露。告诉你监管者将会在不经意的时刻站在忙碌的你身后。告诉你过去很长的时间里,庄园排位的赛事禁止园丁的参与,安排时间表时但凡有选择的权利就不会有人愿和你一道。
    坐在桌前,你无法不去听他们的言语,空军小姐出声呵止的时候,我心中涌起难以名状的感激。
    是的,我遇到过,阻止旁人口出恶言的玛尔塔,沉默地拍拍我的肩头的奈布,带着我走遍庄园拆卸狂欢之椅的杰克,顾不得害羞穿着女仆装来救我的幸运儿。
    但是更多的是被追逐时在我面前放下夹板逃走,推倒墙试图砸下,犹恐避之而不及,逃出庄园后一言不发匆忙离开。不愿交谈,不愿相处,生怕沾染与我有关的一丝一毫。
    是的,孩子,在我们改变自己之前,在初出茅庐的园丁们也学会对狂欢之椅绕道而行之前,在整个家族一代一代忘却工具箱的用途之前。
    孩子,我看到你主意已定,但我仍想稍作提醒。
    我的孩子,你是否准备好踏上这条路,即使队友鄙夷厌弃,即使宗亲劝慰阻止,即使世情令你的努力一文不名?
    如果是,孩子。听着我的话,你的祖母在生命的黄昏对你说出的忠告。
    不能停步,不要停步。走遍庄园的每一个角落,拆下椅子然后离开。
    巡视过程中的密码机帮你驱散头顶的乌鸦,除了拆卸之外,不要为了其他暴露自己的位置。
    在你的队友身旁停止拆卸——当你与他人同船时不要试图掀起风浪。
    快些。孩子,你是同监管者赛跑的人,隔着千千万万的路途,或是仅仅一墙之遥。快些。
    判断他追逐的队友的方向,保护你的队友——如果你无法拆完所有的椅子,至少保证周边地区的干净。
    思考他拥有的天赋,什么模样,什么形状。倘若他学会了无常——好吧,孩子,你可以放松一些,享受这鲜有的闲暇时光。
    每一次进去庄园都是踏上战场,而你要相信这也是你能够主宰的土地。你拥有,你获取,你独享。
    不要拖累你的队友。不要暴露他们的位置。倘若你在玩火,焚烧的将是你独自一人。
    我最亲爱的孩子,我的丽莎,你的祖母最后想提醒你的是,不要太在意别人的看法,园丁们会懂得世事无常,也会明白世上的一切事物生来必有价值,而美好不一定总被人赞颂,正如——
    正如你的祖父,他曾是个小偷,甚至连密码机的零件都不放过。监管者们很讨厌他,那首歌的下一句就是:『慈善家要懂得调皮将会付出代价』。当时家里人都劝我不要嫁给他,但是你知道的,他非常好,对孩子们也很有一套,结婚之后不再偷窃,甚至成为了真的慈善家。不过,除了孤儿院,其他的他都不喜欢捐助。
    下次来还是吃一块松饼吧,这是你的祖父为了支持童子军而买来的。
    丽莎,我最亲爱的孩子,愿你成为最可靠的园丁,成为艾玛 · 伍兹。
    

你的,
祖母
   

这个过山车真的太……骚操作!

姬友看到我在玩《第五人格》就看了一会儿,然后我们聊起它我就跟她讲了一下场景啊人物啊什么的,她沉思良久皱眉道:

“红教堂、湖景村、圣心医院、军工厂、游乐园?”

“不是游乐园,是月亮湖公园~”

“这真是个恐怖游戏?我怎么感觉有点不对。”

“啥?啥不对?”

“教堂,农家乐,游乐园,连妇产科都有了。”

“……才不是这样的!你别想误导我!”

“我觉得……军工厂体现了官方做游戏的初衷,但是其他几个……”

“我不听我不听!……这明明是个恐怖游戏啊!!”

“从成婚到度蜜月,连生孩子都包办了,现在还建了婚前约会婚后带孩子的场所,下一个就该……”

“……”

“军工厂的定位没准是‘娘家’,你觉得呢?”

行吧,我去玩《恐怖修女》还不行吗。

继冲撞组之后又出现了……拉扯组?

今天刚买的牛仔,试水第二局遇上鹿头。
我难得没有开场跪,绕着教堂里的一块板遛了一会儿。
然后被叉了┌(┌ 、ン、)┐。
就想着啊这局没有扛到三个医生小姐姐就要飞了有点遗憾,然后鹿头就把我绑起来带到了教堂里那台机旁边放下来了。
咦原来是佛系呀?那可开心了。
我就想是一开始就想佛还是看到我才佛,因为一般佛的都是杰克啊红蝶啊这样的,像小丑鹿头佛的还挺少,我倒是见过鹿幸佛还专门报道过(*σ´∀`)σ。
但是一时间又想为什么遇见牛仔就佛,直到一直到了大门口才想明白:
拉扯组了解一下!
一个医生直接出去了,然后剩下两个医生小姐姐就在我跟鹿头之间打转,我跟鹿头面对面甩绳子,还出现过他把医生拽过去我立刻套中她拽回来的情景。
我还扛着医生围着他转,然后猛的被叉了一下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鹿头:咋,欺负我不能扛人?
绳子冷却的时候我们就大眼瞪小眼,都知道对方在等技能冷却。
医生还去旁边开箱子摸了个傀儡娃娃……我的天……我们都开始试图套娃娃。
那娃娃是真可怜。
后来鹿头一叉子把娃娃弄坏了,我的绳子也消耗的差不多了,鹿头就把我送出门了。
他把我拽过去脸贴脸的一瞬间真是心动的感觉……
拉扯组这么好玩。

第一反应大猪蹄子……
唉我当监管者的时候怎么就没遇到这么可爱的红色奈布呢。
盲女限免了收拾收拾准备佛了。
蝶盲走起!

这里是声明。
打杰佣的原因是因为奈布出现了,在我眼里他自带头衔『杰克的男人』,然后看到他感叹红蝶美就忍不住想到杰克一脸深沉地泼妇蹲窗在旁边……
这个没有明确写出来,打上杰佣的确是我的鲁莽,在此向各位致歉。
非常抱歉!
评论区就不统一回复了,因为解释很长……
下次一定会明确标签的!

佣兵,佣兵!
今天遇见超可爱的佣兵!名字和性格都很戳我。
开局靓仔一刀半伤,我砸了他一板子。
佣兵:“干得不错!”
(^ρ^)/
被靓仔追了三次,即使有别人他也只追我一个,结果又不是要佛我,所以还是因为那一板子么?
明艳红怎么这么好看啊!!!
玩红蝶每次遇到佣兵总是佛他,有一次那个佣兵全队都被我心狠手辣地怼了,把他送到大门口,赛后佣兵还专门留言感谢我。
“谢谢红蝶小姐姐!”
欸你说我们这些玩佛系的图的不就是这么一句吗。
大家不要伤了佛屠的心啊。
想到我玩《第五人格》第一次被佛是被靓仔佛的,偏偏是我以为最不会佛的监管者,一直把我吓得不轻,那次他杀三放一,想起来那时我还是萌新,吓得一个劲挣扎,下来上去三次……
那个佛屠真的很好,一直把我送到地窖,过后我还一直都不明白。
谢谢所有佛屠。
谢谢不被理解和相信的佛屠,依然坚持着没有……黑化。

玩红蝶的时候我只想固定佛盲女。那我为什么也佛奈布呢?
我现在已经条件反射了。
美智子:“杰克的男人惹不起,惹不起。”怂怂地带着修机。
(*´∀`)

我服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这绝对是鹿幸吧。
今天匹配,我在做医生的推演任务,就持续上阵医生。
开局幸运儿就被绑了,队里唯一的一个,剩下俩是祭司和前锋。
然后幸运儿又下来了。
我就觉得奇怪,队里有没有园丁,刚开始也拆不了多少椅子,这难道是个佛系?
我开了能看到受伤者的天赋嘛,就看见幸运儿一直在移动,又是翻窗又是掀板的,就觉得可能不是吧。
然后在我修了三台机的期间。
幸运儿被绑了三次,挣扎下来三次,跑啊跑,我就相信是萌新不懂佛系了。
说实话作为一个金刚佛我暴躁得不行,遇到这种一次就丢椅子上了,但是那个监管者一直在佛……
几乎可以想到他的苦脸。
#我真的是佛系#
然后我一直开了三台机啊,他们遛到我旁边了。
监管者是个鹿头嚯嚯。
他看了我一眼,然后他们在我旁边跑啊跑啊跑啊跑,我淡定地在原地修第四台机。
地图是红教堂,我就在长椅那儿,门开了以后鹿头停了一下,就现在……挥挥手就可以打到我的地方。
哇呀,我现在原地跟他对视。
太可惜了我没截下来。
他原地转圈圈自证佛系。
这个时候我还是很忐忑的,生怕一个伪佛或者只佛一个特定的人的监管者给我一下。
然后我往地上丢了一张贴纸。
鹿头也往地上丢了一张贴纸。
检测完毕,这是友军。
只看眼神(?)和转圈圈和丢贴纸完成了史诗级的会面!
于是我就高高兴兴地跑去开门了。
最后鹿头终于把吓得瑟瑟发抖的萌新幸运儿拎过来了hiahia。
我真好奇他是鹿幸党还是刚好逮住了那一个。应该是鹿幸吧不然他为什么不换人追呢?

【鉴定报告IX】未曾料想的爱人

『鉴定完毕。』
『前后风格差异较大。』

诸君……
这个脑洞来源于三亚千古情表演,我去看了,场面非常宏大,令人叹为观止。导演的成功之处在于,将整个剧场作为舞台,全方位打造了一场文化盛宴。
比如脑洞的部分背景就是从头顶伸出洒水器向全场喷洒雾雨,淋得我那叫一个错不及防Σ( ° △ °|||)︴
真的是在那一瞬间,我居然想到了绝对是姬佬思维的人才能想出来的段子。
由此衍生出cp段子。

原构思:

    少女时代我像很多女孩一样,幻想过有一个身高腿长腹黑闷骚有钱有势疯狂喷洒男性荷尔蒙的男朋友。
那样在洒水器喷洒雾雨的时候他就会一把将我揉进怀里,宽阔的臂膀笼罩一方天地,周身萦绕着温暖与干燥的气息。
    但是我不曾料到,当那个时刻真正来临之际,水珠在空气中浮动,如云烟升腾峥嵘,在广阔的穹顶下弥散;一旁的她倾过身来,投在墙上的影子交织成密不可分的姿态,两颗脑袋被淋得湿润,怀里的帆布包倒不曾沾染水分。
    “顾包不顾人。”
    明明想要抱怨,开口却成了嗔怪,含着微微的笑意,在无边的喧哗与骚动之中,清晰地显露出来。
    她把脸埋进我的颈窝,胸腔微微震动,起伏着酝酿出闷声的低笑和暖烘烘的吐息。

『我从未料想过,我的爱人,会是这样的祂。』

【衍生】

♪夏橘

    台上绮丽的彩光流转回旋,身旁的侦探小姐突然用一种令人出戏的平静语气道:“你把伞打起来吧。”
    “欸?”和都感到莫名其妙并且有点想笑,“为什么要打伞啊?”
    “洒水器。”夏洛克向后靠在座椅背上,“应该有一个洒水的环节吧。”
    “呃……”
    和都抬着头试图在分外遥远的剧院顶上寻找形似洒水器的东西,夏洛克有点不耐烦地把玩起她的手指:“估计要开始了,我只是不想到时候你又一惊一乍的而已。”
    “谁一惊一乍啊……”
    虽然这么嘀咕着,和都还是从包里摸出了伞。
    观察周围是侦探小姐的本能吧,至少总不可能出现剧院凶杀案什么的。
    这种事才不会有吧……

♤园医

    “哎……下雨了?”
    “是洒水器。”医生把草帽扣到那颗四处张望的脑袋上。
    “啊……”园丁把她的手抓下来,温暖干燥的掌心相互摩挲着,裸露在外的肌肤承接细密的水珠,慢慢凝成饱满的一滴,顺着交会的轮廓滚落,最终融成完整的一线,在贴合的手掌纹路上漫开莹润的色泽。
    脱下手套,摘下草帽。
    走出庄园,和最亲爱的人一起度过的时日,与分离一样是信笺上写好的命运。

♧杰佣

    “……”
    “……”
    “杰克……”
    “?”
    “你可不可以把爪子放下来?”
    爪爪杰:“……”
    钢铁利爪适合开膛破肚,但绝对不适合并拢了遮挡头顶的雨水。
    佣兵这样想着,不易觉察地叹了口气,把自己的兜帽拉了起来。
    但是当受到启发的绅士先生戴上挺括的高顶礼帽时却遭到了后排男士的谴责。
    高顶礼帽适合参加舞会,但绝对不适合遮挡剧院洒水器洒下的雨水。
    凶狠残忍冷酷的连环杀手杰克先生只好摘下礼帽,弱小委曲而又无助地往佣兵身边靠了靠。
    佣兵:“……”
    哎。
    怎么就,喜欢上这样一个人呢。
    佣兵这样想着,无奈地笑了笑。
   

『爱上什么人并不是我们能预料到的,但如果有那一天,你就会发现,你还是真的非常非常喜欢祂。』
『也许你所爱的不是某一类人,而是某一个人。』
『和祂的一切特征有关却又无关,拥有那些特质的必须是祂你才喜欢。』

α.原本还想写蝶盲,后来没力气了。
β.其实我不是很擅长杰佣,个人感觉在杰佣里杰克会变得有点可爱。
#小奈布今天又不理我了#
#小奈布去哪里惹(被牛仔套走了)#
但是真的觉得杰佣很适合这个话题,只从奈布的角度来说,他应该从未想到过自己的爱人会是杰克这种……倒不如说他很可能从没想过自己会有爱人。
但缘分这东西跟你的想法关系很微妙啊。
γ.嗯,还有关于同性恋。我不抵制同性恋,甚至我觉得我是支持的,但也并不认为异性恋都是为了繁衍。没有人有资格说自己是什么性取向,自己绝对不会爱上同性或是异性,一切只不过取决于你是否遇见某个会让你『爱』的人,而祂又是什么身份什么性别。
当然这里要除去身体有障碍或是心里有阴影的人群,但是对于嘲讽这些小天使的人我真的不能再淡定……这些遭遇不幸的人,这些不幸又不是他们自己选择的……好想骂脏话……总之,承受不幸仍然努力生活不迁怒无辜路人的人们都是小天使!最温柔了啊他们!
只不过在当今的社会形式下,异性恋更容易被接受,所以同性恋这样需要克服众多阻碍的人群出现真爱的几率更大。但是更远呢?当社会接受同性恋,人们已经习以为常……同性恋里难道不会有“商业联姻”“为钱献身”之类的案例么?
所以……尽管很可能是我天真了,我还是想要相信,爱这种东西,真的存在着,总有一个人无关性别地值得我去热爱。
如果没有,那只是因为我没有遇到。但总有幸运者会遇到。
请一定珍惜。

#我居然又跑题了#
#索性打上同性恋标签想知道大家是怎么想的#
#好好评论哦不吵架……应该不会吵起来吧?应该会有评论吧?#


望喜欢。

【鉴定报告III】求生者篇 · 骚操作挑战清单

『鉴定完毕。』
『阁下何不乘风起,扶摇直上九万里。』

这次是真的骚操作了,大家可以挑战一下,成了的发文章艾特我。
写了想到的,没写到的求生者大家可以自行发挥,也可以评论你们见过的骚操作。

♤园丁:

    大家好我是杰克我已经报警了。
    今天匹配到两个医生和空军园丁的队。
    我天真地想,只有一个园丁,就不带失常了吧。
    开局之后……
    四面八方都是点,用了一个闪现后我逮到了一只医生。
    我拎着医生往前走,目之所及都是火花迸溅的椅子。
    然后!
    那个园丁一路拆椅,路过机子都不开,把我周围的椅子硬生生拆完了!
    等我追着脚印找到她的时候她正在开箱子,我估么着医生都快掉了,就把她放下来去追园丁。
    她开完箱子开始遛我,一路走位,这个时候我们已经跑完大半个图了。
    雾隐之后我给了她一下,正擦刀呢,看着那个园丁跑到墙后头,追上去一看没人……
    正绕墙搜寻,突然医生半伤了???
    后来我才知道她用了忘忧之香……
    然后我又追过去,园丁等在那,跑过箱子把工具箱捡起来了,然后开始围着一块地方打转,趁着甩开我把那里的椅子拆了。
    她就在我的追击下把地面上最后一把椅子拆了。
    ……
    我下次再不带失常我就姓萨贝达。

挑战:
#拆掉地面上所有的椅子#
进阶1  #请一边遛鬼一边拆椅子#
进阶2  #尝试在监管者牵着气球的时候以他为中心拆掉周边的椅子#

♧园医:

    靓仔今天很生气。
    靓仔今天在捡垃圾(并不)的时候遇见一个很嚣张的医生。
    她救下绑在椅子上的园丁之后还砸了靓仔,但是没想到吧靓仔带了失常!靓仔给了她一个突进,正在擦刀的时候,她居然跑到一块板下面站着不动了。
    嚯嚯靓仔才不上你的当呢!靓仔和她隔板相望。
    医生居然开始自疗……当靓仔不存在哦!
    靓仔上去就用火箭怼,把她怼晕在地,绑上气球就走。
    然后我发现刚才那个小园丁趁机把周围的椅子拆了(´-ι_-`)。
    靓仔很委屈,但靓仔不说。
    然后医生就挣扎下来了。
    这也就罢了,她居然还在墙拐角就摁住半伤园丁治疗!
    一边治疗一边秀恩爱。
    “疼吗?”
    “不疼(○’ω’○)。”
    “那就好。下次别这么莽撞。”
    “天使最温柔了Σ>―(〃°ω°〃)♡→!”
    “……”
    不要一副想爬起来撒娇求抱抱的样子啊!我在旁边看着呢!
    我上去就想给她们一个恐惧震慑,哪知道她俩瞬间分开拔腿就跑,园丁还大喊“艾米丽我去拆椅子啦”,医生“我去遛鬼了”……
    靓仔偏追园丁。嚯嚯。
    然后靓仔发现靓仔被骗了。医生趁机自疗然后到处翻板,园丁一会儿就跑没影了。
    然后靓仔被医生溜了四台机。
    打一下自摸一下,打一下自摸一下。
    翻板翻窗从来没有恐惧震慑成功。
    这叫什么上 · 等 · 人 · !
    加上之前他们开好的一台机,门开了。
    靓仔不管医生了,靓仔去大门。
    然后就在园丁躺在门里挑衅靓仔的时候医生从另一扇门跑了。
    靓仔要回去捡垃圾(并不)……

挑战:
#救下队友并一条龙服务帮摸帮挨刀#
进阶1  #在监管者面前治疗队友成功#
进阶2  #上场四个医生车轮遛鬼不断自摸并保证无人全伤#

♡幸运儿

    我是……算了,不说也罢。
    今天玩我遇到四个幸运儿。
    开局,全场爆点。
    四个幸运儿都在疯狂开箱。
    我选了一个方向追过去。
    好,有人。上来就是一刀。
    看到他不跑我本来就已经有不好的预感了。这时迎面就是一枪。
    ……
    好,继续追。我没带失常。
    咦,怎么有两个幸运儿?
    果断追近的那个。
    越来越近……越来越近……挥刀吧!
    他突然转身!直面凶险!
    不……会……吧……
    我站在一片红烟之中自我反思。
    好了,继续追。
    转角又是两个幸运儿。果断追远!
    他一转身!我蹭蹭蹭倒退几十步!
    ……他跑了。
    我定睛一看,他手里没枪。
    可是在湖景村黑灯瞎火的,追击时哪顾得上看啊。
    我继续追!
    追到高粱地里,都快追上了,旁边闪出来一个幸运儿。
    我严重怀疑是刚才那个,两个人车轮我呢。
    我就一边追一边瞟他。
    ……等我看清他手上的枪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啊。熟悉的硝烟味。
    ……
    具体过程我不想说了。
    反正那是我改进以来第一次一无所获。
    我要去找小艾玛……

挑战:
#综上所述#

♢空军:

    我是黄衣之主。
    我是神的代言人。
    所以我从不多说话。
    我惜字如金。
    我只说一句。
    为什么我今天遇到的四个空军都这么军伍情深一个比一个能坐椅子绑上一个结伴来救你开枪来我救人你拆触手我抗刀椅子还没坐热呢就被救下来了一个个交枪交得贼麻利能抗刀的没坐椅的还自觉出列带头遛鬼反正最后所有空军都坐了两次椅子一台机都没开你们真是团结啊是打算要死一起死吗……
    “是哒!”
    “……”
    我是黄衣之主。
    我是神的代言人。
    所以我从不多说话。
    我惜字如金。
    我只说一句:
    ™

挑战:
#综……综上所述……#
#请充分体现军伍情深的内涵:密码机?我的世界里只有同伴!#
#尝试尽可能地惹毛神的代言人#

♞机械师:

    海伦娜酱……
    妾身今天玩了一场八对一不公平对抗游戏(。í _ ì。)。
    机械傀儡到处乱跑破译密码机,后来妾身才知道机械师小姐们都窝在一扇大门旁边的密码机那里,过一会儿破译一下,确保头顶不会出现乌鸦……
    密码机已经破译了三台,机械师们又集体转移到另一扇大门那里。
    蹲在地窖边落单的机械师被妾身在天上看到了。绑到椅子上以后剩余的三个机械傀儡一起跑来救人,她们还让剩余电量少的扛刀……
    好不容易打完傀儡大门开了,妾身赶到的时候密码都输完了,她们一窝蜂挤进门缝里跑掉惹(つД`)!
    妾身要海伦娜酱抱抱!
    即使有抱抱还是想哭(;へ:)……
    要怎么样才不哭……
    亲……亲一下?QWQ?

挑战:
#综上所述#
#羸弱什么的不怕不怕不怕啦#
#在红蝶和盲女看风景的时候打扰她们一下?试试看?#

а.先写这么多吧好累啊,傍晚还有一更。
б.挑战成功的求艾特!
в.其实还有前锋和调香师破译系列和全盲女光速破译龟速逃生巨力遛鬼。

#有意思。#
#你们这是在玩火。#

望喜欢。

【鉴定报告II】美智子的大获全胜

『鉴定完毕。』
『佛系监管者的大获全胜是因为爱情。』

呆萌的美智子。
不务正业的全员。

“美智子小姐,听说你今天飞了海伦娜?”

“啊……是的。”

“喔,难道……你又不小心在带她飞天的时候松手了?”

“不是的哟,因为海伦娜酱想早点吃午餐。”

“???”

“事情是这样的呀……”

今天参与游戏的是幸运儿、园丁、佣兵和海伦娜酱。
幸运儿要找机械傀儡给鹿角先生研究,鹿角先生最近想要升级自己的装备,他说是因为“铁链太简陋了”。

欸?是的,特蕾西小姐在研究她的大头娃娃。但是为什么不找小丑先生?因为他也很忙呀。

嗯,同时幸运儿还要帮奈布先生找盲杖。虽然我不知道为什么,但是艾玛小姐说那是对付监管者最犀利的武器,嗯,比玛尔塔小姐的信号枪还犀利。奈布先生说如果借用海伦娜酱在用的盲杖就太过分了,所以要找别的盲杖来使用。

对付谁……唔……似乎是对付小丑先生的呢,哎呀,之后他要忙于应对奈布先生的攻击了呢。但是现在应该暂时只是忙于应对杰克先生的袭击。嗯,是的,就是袭击,据说有突然从浴室的蒸汽里冒出来这样的招数呢。真是可怕呀。

欸,绅士风度?唔……“绅士是针对女士的”,杰克先生这样说过。海伦娜酱告诉我的,她的听力很好。啊啊,因为是从上锁的房间里听到的,奇奇怪怪的声音,然后奈布先生很生气地说“所以你就对我耍流氓”……什么的。

总而言之,幸运儿先生就变得非常忙碌,只顾得上开箱子,就没有去帮忙破译密码机。奈布先生拿到盲杖谢过他之后就带着海伦娜酱找到我表示要我把他绑到椅子上飞走,好像很急的样子,“怕那家伙下手太狠了去看看”什么的,但是飞走的时候手里还紧紧抓着盲杖呢。

送走奈布先生之后我就和海伦娜酱一起去红教堂待了会儿,海伦娜酱还牵了我的手呐!

但是很快艾玛小姐也过来了,她已经拆完了能拆的椅子,在教堂附近留了一把,想要快点回庄园去见她的天使。这个时候我就发现还有五台密码机没破译呐,问艾玛小姐,她解释说自己只想干两件事,拆椅子和跟艾米丽小姐待在一起,现在艾米丽小姐不在,她只想拆了椅子就走,原话是“不能边破译边跟我的天使调情,那破译密码机也没什么意义了”。所以我就把她飞走啦。

然后我带着海伦娜酱飞到教堂上空看了看,因为乌鸦有点吵,海伦娜酱不是很喜欢,所以就下来啦。这个时候我发现幸运儿也朝这边走过来,表示开门太麻烦了想快点飞走,因为傀儡娃娃很有意思,而且鹿角先生在等着他,所以只好麻烦我跟他去地下室走一趟。

海伦娜酱一起去了地下室,送走幸运儿之后我跟她一起去柜子里站了下,觉得挺有趣的。

但是这个时候已经不早了,庄园已经要开午饭了,还有五台密码机没有破译,海伦娜酱早饭又没有吃好,她本来身体就羸弱,……

欸,你问她早饭为什么没有吃好?

因为早饭的时候小丑先生和杰克先生吵起来了,小丑先生指责杰克先生擅自用了他的口红,还没有放回去;杰克先生反驳他自己才不会没事把脸涂得乱七八糟,小丑先生就生气了,挥舞着火箭筒大喊“谁知道你这个恋爱中的傻子会不会这么干”,还强行想扒掉杰克先生的面具,并且说“谁知道你有没有抄袭我的妆容”
“谁知道你为什么要带着一张见鬼的面具”,克利切先生在旁边火上浇油,被艾米丽小姐扎了一针才安静了。

但是小丑先生跟杰克先生还是闹的很不愉快,杰克先生非常生气,虽然他带着面具——嗯,小丑先生没有成功——但是我能感觉到,因为他的玫瑰手杖落在餐桌旁边了他都没有发现。

所以今天本来是杰克先生值班,他却临时找了我替,因为他忙着袭击小丑先生。小丑先生最近的班也提前找了鹿角先生替,因为他也很忙,忙着抵挡和应对杰克先生的袭击。

所以鹿角先生才要忙着研究呀,因为最近他都不会很闲了。

他更忙了呢。

但是呢,鹿角先生也是“死得其所”……这个词是这样用的吧?『华夏』的成语什么的,我还不太会用呢。

哎哎,你说我为什么这么评价?

因为小丑先生为了弥补口红的空缺,偷了我的口脂和白粉去用呢。而且他之前还非常失礼地嘲笑了我的面具……

戴面具的人,心情上总有一些相同之处,你说是不是呀?

所以我没有告诉小丑先生,他的口红是被鹿角先生拿去给他的新装备当漆使了呐。

真期待鹿角先生的新装备呀,你说是吧?

Ä.这个美智子简直啦。
Æ.我真是……为什么总拿小丑先生说事……
Å.也许该虐了。

#美智子和她的海伦娜酱在柜子里干了什么#
#杰克效仿小丑的妆容是什么效果#
#奈布真的是去看着杰克的吗#

望喜欢。

【鉴定报告I · 论坛体】【全员向】皮断腿是一辈子的事

『鉴定完毕。』
『外在特征:皮断腿。』

园丁双皮。
邪魅狂狷另一面和萌新原皮。
全员抠脚吃瓜向。

【置顶】[精]为什么求生者都这么皮

1L  神的九十九亿个名字
我是黄衣之主,我已经递交了辞呈。
这监管者我是当不下去了。
求生者个个都是人皇好吗???
一边修机一边商业互吹的我就不说了。
情侣遛我狗粮暴击的我也忍了。
你拆触手我校准的姑且不谈。
今天这个园丁我是真的忍不了了!
你不怕爆点吗伍兹小姐?放着五台密码机不管一路拆椅子算怎么回事!
队友快飞了你不管一下的吗?我求求你放过那个椅子吧!
脆脆鲨你管管你女儿啊求生者的本职是破译然后开门啊你是打算留在庄园里拆一辈子的椅子吗???

2L  是脆脆鲨不是咸鱼
我记得老黄你昨天答应过我要对艾玛手下留情?

3L  神的九十九亿个名字
留了下情没追她去追医生了。
然后转眼间您女儿就拆遍庄园惹。

4L  别皮了来打针
我不是很想说话。
[截图]
“您已牵制监管者480秒。”

5L  绅士风度永不绝版
哦。
看来你遇到的是伍兹。
最近几天你可以放心了,她要教艾玛压椅。
遇到她你最好立地成佛,再不济也不能动医生。
我言尽于此。

6L  克利切是真慈善
哈哈哈哈哈杰克最佛了。
普度众生无误。

7L  沿着格列夫的足迹
??

8L  千变万化请看我的手
遇见奈布佛一把,遇见园丁佛一把,心情好了佛一把。
据说监管者视积分加鸡腿?

9L  次角角
秒懂嚯嚯嚯嚯嚯嚯。

10L  谁动了我的口红
老鹿我上次可是看到你领着幸运儿开箱子去了。
啧啧就为了女仆装你也真是的。

11L  克利切是真慈善
其实美智子小姐也佛但是没谁佛得过杰克。

12L  我的大头娃娃身高腿长
可是……厂长放水换放水,还是很壮啊……

13L  神的九十九亿个名字
拜托讨论谁更佛有用吗?都是被逼的啊!

14L  是脆脆鲨不是咸鱼
虽然我很欣慰宝贝女儿这么能干,但是从监管者的角度来说……
老黄你不会找地下室吗?

15L  压压椅子粘粘贴纸
蜘蛛小姐可以原地吐丝的话,拆椅好像没什么用呀?QVQ
@迟早拆了地下室

16L  冲锋!冲锋!
红蝶小姐带着海伦娜小姐去看风景了,你们谁在场上来帮我破译个密码机啊倒是……剩下三个人呢……

17L  绅士风度永不绝版
这盘这么悠闲?都刷起帖了? @冲锋!冲锋! 你开到第几台了?估计明天能结束么?不能的话我和奈布出去溜溜。

18L  我的大头娃娃身高腿长
海伦娜小姐……不是只能听吗……?

19L  千变万化请看我的手
有道是,酒不醉人人自醉,景不迷人人自迷。

20L  我的直升机还在运来的路上
@千变万化请看我的手 文化人请在闲暇时间教导一下前锋,不胜感谢。
@绅士风度永不绝版 我正在破译,需要的话我去红教堂里坐会儿,交给前锋就行,保证下个月前开不了门。

21L  绅士风度永不绝版
@我的直升机还在运来的路上 向您的慷慨表示无尽的谢意。

22L  迟早拆了地下室
这盘要拖吗?那我和医生去花园转转。
@压压椅子粘粘贴纸 你要把拆椅子作为爱好,作为毕生的理想,作为你灵魂的信仰,而不是园丁的工作。
就算监管者会失常也要拆拆拆。
@神的九十九亿个名字 更改地下室椅子buff的申请书已经寄出去了,没装失常不要惹园丁,即使你装了也没什么用。
不要在我面前把你的触手伸向艾米丽小姐。
在我背后也不行。
侧面更不行。
看不见的一切地点通通不行。

23L  冲锋!冲锋!
玛尔塔,说好的军伍情深呢?
@压压椅子粘粘贴纸 你还在进行游戏呀,快来破译!别刷帖了!

24L  神的光辉照彻湖水
艾玛在自定义练习压椅……我才是你的队友。

25L  谁动了我的口红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前锋你是吃了忘忧之香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26L  压压椅子粘粘贴纸
我陪厂长在湖景村散步找椅子呢,怎么了吗?

27L  神的光辉照彻湖水
调香师今天早上吃早饭的时候请我帮她占卜她的忘忧之香丢在哪里了,我发现它在某个人的胃里……应该是被谁恶作剧放到饭里了。

28L  压压椅子粘粘贴纸
……

29L  我的直升机还在运来的路上
……

30L  克利切是真慈善
……嚯嚯。

31L  谁动了我的口红
别看我!我不是!我没有!你别乱说!

32L  地图不是厕纸
呵。

33L  除了幸运我一无所有
我可以开根盲杖送给前锋。
嗯。

34L  迟早拆了地下室
那前锋破译失败后回退的进度……

35L  我的直升机还在运来的路上
@绅士风度永不绝版 你们可以七日游。
@冲锋!冲锋! ……你还好吗?

36L  别皮了来打针
我是不是得准备点清热解火的药。
遇到这种情况气急攻心也是有的。
唔,不管了,我跟伍兹正忙着呢。

37L  我除了幸运一无所有
怕不是气傻了……

38L  冲锋!冲锋!
啊?什么?我正破译呢。
我喜欢破译!我找到了人生的方向!

39L  神的光辉照彻湖水
…… @闻香识人 那香水吃了会有什么后果吗?

40L  闻香识人
食用过多会导致……痴……傻……

41L  我的直升机还在运来的路上
@谁动了我的口红 你放了……

42L  谁动了我的口红
半瓶……子……

43L  闻香识人
那他现在应该已经傻了。

44L  我的直升机还在运来的路上
……

45L  神的光辉照彻湖水
……

46L  别皮了来打针
现在只能企望神迹。
我的镇定剂和绷带已经无能为力了。

47L  闻香识人
现在催吐还来得及吗?

48L  我的直升机还在运来的路上
死马当活马医吧! @妾身的面具貌美如花 你的求生者要傻了!

49L  别皮了来打针
别叫她啊她一松手我还得治海伦娜!
@凭心遛鬼

50L  绅士风度永不绝版
监管者这边,我已经通知厂长和鹿角了。
湖景村离红教堂相对较近,厂长守在大门口接人了,鹿角负责回监管者宿舍殴打小丑。

51L  我的直升机还在运来的路上
干得好。
祭司去破译了,我负责搬运前锋。
祭司你刚才在干什么?

52L  神的光辉照彻湖水
我受黄衣之主之托,在清除上一场他留下的触手。

53L  谁动了我的口红
噫。

54L  迟早拆了地下室
还能出声,看来是打得不够狠。

55L  次角角
他用火箭怼我!

56L  神的九十九亿个名字
叫你皮。嚯嚯。

—【楼主已封贴】—

『我就是邪魅狂捐的拆椅狂魔。』
α.跑题了,本来想盘点一下那些皮断腿的操作的。
β.现在这样好像也不错。
γ.『鉴定报告』系列风格都和第一篇一样。
δ.小丑真惨,不过他对我造成的惊吓太大了。嚯嚯。
ε.cp们都在遛/忙/上天,所以出现次数不多的样子。

@鳗鱼炒饭 我前几天说写的文就是它了。

#杰克为什么那么瘦#
#前锋做错了什么#
#园丁和医生有什么忙的#

望喜欢。